您好!今天是 网站简介 | 设为首页 | 添加收藏 | 本站声明 
  本网宗旨
播撒法治阳光,维护百姓权益。倾听弱者声音,奉送人文关怀。履行监督职责,构建和谐社会!
    


法律学人
以下排名不分先后

 

马怀德

王红岩

卞建林

叶自强

刘善春

汤维建

陈桂明

宋太郎

杨宇冠

肖建华

张晋红

谢  丹

章武生

韩象乾

樊崇义

王福华

齐树洁

乔  欣

陈光中

宋英辉

沈德咏

杨荣新

张卫平

谢佑平

常  怡

谭秋桂

薛刚凌

谭世贵

程味秋

崔  敏




 ●北斗:互联网时代,人人都是记者,人人都可以做记者!
民情调查
您认为“打官司难”的主要原因是哪一项?
1、当事人法律意识淡薄,法律知识欠缺。
2、执法者业务素质不高。
3、司法腐败。
4、地方保护主义严重
5、政策与法律冲突,法律与地方性法规和行业规范相左,使得执法者无所适从。
6、无法可依。
    
网站顾问
中央电视台方书华老师题

 


本网与中央电视台等媒体联合开展“民间寻宝记”活动

  独家报道  
究竟自杀他杀:三条人命怒问安徽利辛县公安局(组图)

作者:韩文辉(王友明整理)来源:中国百姓法制网

 
编者按:轰动江淮大地的三死一伤凶案,在一定程度上,或多或少地暴露了当地司法机关存在的深层次问题,至少从正确履行司法的职能来看,离群众的正当要求,还存在不小的差距。真诚希望有关司法机关能够从司法为民的角度,多反思一下自己的工作,按照当前中央“四个全面”、“三严三实”的要求,切实加大工作力度,服务于民,取信于民。

安徽利辛县公安局办公楼

一、叫一句“绰号”,竟惹来三死一伤凶案
  
2014年3月26日23时许,在安徽利辛县城关镇黄福广家,发生一起凶杀案,造成三死一伤,即黄福广、黄文振、韩允海死亡、黄福芝(女)受伤。
其中,黄福广、黄福芝系黄文振的子女,韩允海则是我(韩文辉)的父亲。我父亲与黄福广在一定程度上系朋友的关系。案件的起因很简单,案发当天下午,我父亲在之前不认识黄福芝的情况下,当着她的面,叫了一句她哥哥黄福广的绰号“麻子”,致使黄福芝顿感不快,以为冒犯她的哥哥,就打电话喊来她哥哥,黄福广等人来后就不分青红皂白,遂与我父亲发生严重的肢体冲突,我父亲先后被他们打了两次。之后,感到十分委屈和生气的我父亲就在当晚,一个人驾车来到黄福广家“理论”,过后不久,就发生了震惊当地的三死一伤凶案。
 
二、史上破案“神速”,父亲被定性为“自杀”
 
闻讯出警的利辛县公安局于2014年3月27日对此凶案进行立案侦查。让人万分不解的是,3月28日,即立案后的第二天,该局就非常自信地撤销该案件,定性我父亲系“自杀”的结论,可谓是史上最“神速”的破案者。不仅如此,急于领功请赏、夸耀“战绩”的利辛县公安局还按捺不住地在安徽电视台、新安晚报等省级媒体大肆渲染我父亲系“自杀”的结论,于是我父亲作为一个“恶人”的名声被传播到大街小巷。
而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利辛县法院则在三份相关判决中,均先后不认定我父亲系自杀的结论。该判决书认为“仅从证据来看,不能确定韩允海自杀”。
作为韩允海的儿子及其他家人,我们主张:只要公安机关切切实实摆出确凿充分的事实与法律依据来,我们无话可说,愿意依法接受相关处罚。而对于遇害的另一方,我们不仅非常同情他们,而且也相信他们会依法讨回一个公道,让三死一伤凶案早日大白于天下,让死者能够安息瞑目,也让生者不再糊里糊涂,互相怨恨。

我父亲韩允海的灵堂(尸体还在自家存放)

三、“自杀”结论破绽百出,公安机关难以自圆其说
 
除了利辛县法院对韩允海的自杀结论不予认定外,公安机关还存在大量的漏洞及问题,导致自杀结论不够客观真实,难以服人:
仅从办案的工作作风和案宗的基本证据来看,利辛县警方还有不少值得注意和改进的地方。譬如相关侦查卷宗缺页、漏页;相关证词前后矛盾,一会儿说看见我父亲韩允海杀人了,一会儿又说“前面说的他捅杀我丈夫(即黄福广)是我想的,没亲眼看到”。
其次从重要证据分析来看,被公安机关称为作案的唯一凶器匕首,是从哪里来的?是我父亲韩允海的?还是黄福广的或其他人的?如果是我父亲的,那么他挂在裤带上的钥匙扣上的水果刀为何没有被直接卸下使用?这里需要特别指出的是,该县公安局副局长郭飞曾说“给韩允海尸检时,他腰带上还别着一把刀,而这把刀根本就没动”(指上述水果刀)。如果说该水果刀杀人不够锋利有力的话,那么他车子后备箱中的砍刀为何原封未动,并没有被使用?凶案发生前,单凭身体强壮程度,黄福广就不是我父亲的对手,更不要说当天经检测,黄福广体内的酒精含量远远大于我父亲,如果我父亲想教训对方的话,单凭徒手格斗就会制服黄福广及其年近83岁的老父亲黄文振(且案宗显示,其与女儿黄福芝是听到打架的声音后陆续赶来的),也就是说,无论从体力和时间上来讲,我父亲都根本没有必要动刀子。联想到黄福广生前曾是当地“好又多”超市的保安,经常值更,再加之用自家的六层楼开设旅馆,必然会接触形形色的人员,这样就不能排除这把匕首是不是他平常用来防身的嫌疑。再说,被警方作为一个重要的目击证人,竟然当着安徽电视台的采访镜头,把案发现场唯一的凶器匕首说成是“杀猪刀”,这不是在明显的撒谎吗?!睁着眼说瞎话。遗憾的是,他的话却被警方采信。退一万步的话,匕首柄上的指纹为什么没有被及时做出鉴定?在第一次尸检时,我们问带队的法医主任徐东升:“为什么当时没有对指纹进行采集?”徐东升回答:“我们没有想到会用到。”这种最基本的办案要求,居然被漠视。是警方的疏忽大意,还是有意为之?!既然警方称案发现场匕首为我父亲右手所握,就应该对我父亲其实是一个人人皆知的“左撇子”作出合理解释。一个经常用左手的人怎么能用右手对自己连扎几刀呢?!从常识、影视剧创作和法医学的角度来说,一个用匕首深深捅入胸膛并扎破自己心脏的自杀者,是不能自行拔出匕首后又紧紧握在右手当中的。况且,从案宗反映的血迹上来看,警方认定韩允海捅死黄文振、黄福广后系畏罪自杀,那么刀刃上最后留下的血迹应该是韩允海的,结果法医鉴定怎么能是黄福广的呢?!再者从血迹的流向上看,我父亲最后是斜靠在沙发上死的,上腹部和胸部共有5处刀口,其坐姿臀部的位置应该囤积大量的血迹,但该位置不仅没有血迹,而裤子的正面却有大量的直行血迹,这说明了什么?说明这不是导致我父亲死亡的第一现场,而我父亲最后的死亡现场是被人故意移动的嫌疑陡然上升!

现场作案的唯一凶器匕首

我父亲韩允海死亡的最后现场

当地两级公安机关曾先后两次对我父亲韩允海的尸体进行检验。其中先后记载:“头皮无破损无血肿,未叩及颅骨骨折”; “头皮无破损及淤血改变,未叩及明显颅骨骨折”。而“未叩及颅骨骨折”和“未叩及明显颅骨骨折”是两个不同的概念,“未叩及明显颅骨骨折”则说明有骨折,但不是很明显,那么多大的骨折才算明显呢?再次,前者描述:“头皮无破损无血肿”,后者描述:“头皮无损及淤血改变”,不仅前后描述不一致,而且与尸体的具体伤情完全相佐。其中,作为我父亲韩允海的亲属等人在第二次尸检时,仅用手机就拍出了我父亲颅骨后部有明显的肿包,这样怎么能说“无血肿”或者“无淤血改变”呢?况且从相关检验记录来看,我父亲胸腹部有五处创口,其中一处为刺破心脏的致命伤。问题是,如果我父亲先自伤一处为致命伤刺破心脏,那么他已经无力再形成后来的四处非致命伤;如果他先形成四处非致命伤,出于人的本能反应等因素,他也不大可能自己再形成最后一处刺破心脏的致命伤,尔后还能将凶器匕首从容地从心脏拔出,并紧握在右手当中。因此无论该致命伤在前或在后,无论是生理常识还是生活常识,在没有外力的作用下,他是没有办法做到自己对自己胸腹部连扎五刀。因此我父亲韩允海胸腹部五处伤系“自身可以形成”的结论(指自杀),同样达不到客观真实的法律要求。
 
“自杀”背后的黑手,县长的嫌疑浮出水面?
 
我父亲韩允海被定性为“自杀”的前后过程,不仅“神速”,更让人对当地司法机关的做法震惊之余,疑窦丛生!从时间的排列上,即可知一斑而窥全豹。
2014年3月27日,利辛县公安机局决定对韩允海故意杀人案立案侦查;
2014年3月28日,利辛县公安机局决定撤销案件,定性韩允海系畏罪“自杀”;
2014年3月28日,死者黄福广的妻子、母亲及妹妹分别三次向利辛县法院起诉韩允海的妻子、儿子及女儿民事赔偿共计80余万元;
2014年3月28日,利辛县法院决定对上述案件进行立案;
2014年3月29日,利辛县法院裁定对韩允海名下的70余万元款项予以冻结;
2014年3月29日,利辛县公安局将扣押的韩允海一辆轿车移送利辛县法院予以查封。
而上述紧锣密鼓的过程,均是在我父亲韩允海的尸检报告还没有完成的情况下进行的。司法机关如此之快,到底为了什么?!
不仅如此,在2014年4月9日,利辛县公安机关还公开威胁说“你们通知韩家人,如果在明天下午6点钟之前(即4月10日),还不将尸体拉倒火葬场火化,我们将采取强制措施。”
当地司法机关如此迫不及待,我们不得不试着一探究竟。
2015年4月13日在利辛县公安局院内,我和我妈碰到郭全德(系原利辛县刑警大队大队长,后升为利辛县公安局副局长),我们说:“郭局长,我父亲已经被法院判定为不是自杀,你们怎么处理?”郭全德说:“不可能吧?判了么?”后来我们将判决书说给他看,他还是一直认定韩允海是自杀。我妈说:“卷宗我们也都有了,也都看了,卷宗内连韩允海将对方杀害的证据都没有,你们怎么解释?”郭全德说:“对,卷宗里面确实连韩允海杀死对方的证据都没有,但是没办法跟你们解释,双方都死了,这就是个死案,谁也没办法给你查清楚。”
相对于利辛县公安局副局长郭全德的搪塞、回避乃至狡辩之言,该县法院民二庭庭长冉献军的言语则显得非常直言不讳。在2014年12月30日开庭后,冉献军让黄家人先行离开后,就挑明地对我及亲属说道:你们不要怪罪我们,我们不判也不行,政府领导压着,公安局在下面抽(“抽”,当地方言,意为托举)着,扣押的车是公安局开过来的,我们要退回去都退不回去。
是什么样的政府领导在压着这个案件呢?而当地不少知情者的反映,更是让我们吓出一身冷汗!死者黄福广生前曾受雇于当地非常知名的“好又多” 超市,而该超市老板(别名“顺子”)与利辛县长程修略系“铁哥们”的关系,这是路人皆知的公开秘密。他们推测,如果他没有在后面撑腰,公安局的人也不可能对三死一伤凶案做出徇私枉法、掩盖真相和弄虚作假的事儿。我作为韩允海的儿子,一个平民百姓,其实是不太相信程县长会做出这样的事儿来,但传的人多了,我内心也难免打鼓,信也不是,不信也不是,非常矛盾。所以在此,我再三恳请上级领导,也包括程县长在内,能给弱势的我们讨一个说法,给一个公道。
 
作者:韩文辉 地址:安徽省亳州市利辛县城关镇城西村韩大庄27户 联系电话:18226448485
 

 
家教必读                更多>>
 家长做3件事培养孩子健康人格
 如何培养孩子的时间观念?
 递减法帮助孩子入睡 具体13个步骤
 孩子好习惯 家庭做示范
 儿童肥胖影响受教育程度
走近科学                更多>>
 科学家提出向行星发送人类DNA“播种生命”
 银河系或有约一亿颗可支持生命行星
 航天技术帮助设计清凉背心:体外水循环制冷
 哈勃拍摄合成包含1万个星系超深空宇宙景象
www.ok009.com百姓健康                更多>>
 三伏天最简便实用的解暑良方
 补钙有讲究 睡前补钙效果较好
 喉咙有异物感怎么办
 早起觉得喉咙痒痒 要“一吐为快”
 为什么夏天给孩子多吃富锌食品?
 
www.ok009.com魅力摄影                更多>>
 生命之红
 中国十大“勾魂”美景
 宇宙星系的精彩照片
 壮观的龙卷风照片
 索雅的风景摄影作品欣赏
时尚前沿                更多>>
 潮男绿色着装 注入夏日新鲜能量
 运动风就要Total Look
 聚焦艳阳下 打造最绚烂的风景
 “白马王子” 夏日潮男纯白搭配
 复古泳衣 秀场可不只泳池
人生故事                更多>>
 把公婆接来同住后老公把我当外人
 小三劝我别离婚要爱妻爱家
 丁克族老公在乡下有个五岁的孩子
 情人破产后把我当路人打发
 偷看了老公的手机他差点把我掐死

文艺茶坊                更多>>
慧心小品文
极品散文
笑花团簇
小说纵览
诗风词韵
www.ok009.com体坛风云                更多>>
 200米蝶-焦刘洋破纪录夺奥运首金
 哈萨克举重金牌得主否认是中国人
 奥运8名女子羽球选手被取消参赛资格
 男举吕小军夺冠 陆浩杰摘银
 李晓霞4-1摘金 丁宁错失大满贯

亲密话题                更多>>

 偶像剧中的6个感情误区
 约会不冷场 7个话题炒热气氛
 恋人常玩的心理把戏
 多情女人易受伤 常见的7大感情盲区
 易被甩掉的“垃圾女”三大特征
 
三农在线 中国人大网 中国政府网 人民网 新华网 中国警察网 中国诉讼法律网 中国法律资讯网
正义网 中央电视台 中国法学网 法制网 腾讯网 中国经济网 中国刑辩网 北大法律信息网
中青在线 中国法院网 中国廉政网 新浪网 中国网 中国法治网 中国普法网 中国民商法律网
  中国百姓法制网版权所有 2006-2025 法律顾问 苏明杰 24小时新闻热线 18211107568  值班编辑 010-69282566转2068

总编辑北斗QQ416378962 

   经营许可证 
京ICP证06068842号

网站建设支持:蜂巢联合